>首页> IT >

斗鱼虎牙合并“双杰”能共存多久?

时间:2020-10-16 15:02:46       来源:千寻专栏 极点商业

“新公司将实施Co-CEO制度,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,并将保持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。”这是合并同类型公司后对外公告中经常出现的一句话。

但一山不容二虎。最终结果,要么一方最终离去,要么两者双双出局,大部分企业的“联合CEO”制度终究会被首席CEO取代。

这是联席CEO制度的悖论。斗鱼CEO陈少杰和虎牙CEO董荣杰,能在虎牙斗鱼合并,成为新公司联席CEO后,打破这一悖论吗?

从业界目前普遍观点来看,这几乎没可能。“根据以往第一第二合并的案例来看,最后还是得有一个人留下,一个人走,或者两个人都离开。”经纬中国副总裁庄明浩就如此明确表示。

“不光是中外企业过往众多经验和案例,表明采用联合CEO公司,其模式都未能太长久,只是一个过渡存在,包括SAP、甲骨文都在此前废弃了联席CEO制度。而且,原本就存在矛盾的两人,在新公司成立并未得到彻底解决。”10月13日,有着多年经验的VC投行人士张博(化名)同样如此判断。

张博所在投行,这些年也投了不少互联网企业,并有过促成业内企业合并经验。他的感受是:“联席CEO们不但要有能够在圆桌上拍案而起的精神,更要有讨论完之后不管是共识还是冲突,离开会议室后只有一个声音的觉悟。”

这是联席CEO管理模式有效的前提。不过,这恰恰是各位联席CEO们最大难题:都有着光辉创业历史,以及圈内外赫赫名声,权利岂能与他人分享?

01

控制权之争,最狼性的不一定笑到最后

2015年10月初,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尘埃落定,两家曾在团购领域将战争进行到白热化的对手站到了一个阵营,两家公司合并后将成立一家新公司,采取联席CEO制,王兴和张涛出任联席CEO。

和斗鱼虎牙合并一样,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,彼时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。但事与愿违,架构调整和人事变动比想象来的更快——仅1个月后,联席CEO制度就正式宣告结束,张涛退出管理一线,大众点评原推广事业群负责人李璟、首席服务官王雨等一众老臣也被清退出局,其变革之快速曾让市场惊愕。张涛,也因此被称为“最短命的联席CEO”。

此后张涛转战投资领域,渐渐消失于江湖中。王兴则独自率领彼时不过150亿美元的“新美大”狂飙突进,即便在2018年“新美大”成功赴港上市,敲钟现场,媒体也没有捕捉到张涛的身影。

和新美大一样,滴滴合并快的、58同城合并赶集网,都采用了一样方式,但结局都相同——双CEO模式维系最长的姚劲波和杨浩涌,两人维系58赶集联席CEO的头衔有7个月,最终以杨浩涌退出,分拆做瓜子二手车为结束。

虽然姚劲波和杨浩涌共用CEO头衔有7个月,不过,姚劲波此后却明确表示“中国联席CEO模式行不通”。退出的杨浩涌,在后来的部分演讲中,真实情绪也最终被捕捉到:“如果有任何一个机会把对手消灭,双方都不会砍了自己一半的身体,去跟对方做合并”、“不希望合并再发生,即使是并别人也不愿意。”

“谁出局的关键,往往取决于投资人的意志。”张博表示,这是双方一个成绩、执行力、格局的综合较量,从投资人角度而言,往往愿意选择杀伐果断的领导者。

新美大就是如此。一位曾接近美团高层的人士如此表示,王兴作为团购大战的尸骨坑里爬出来的人,敌人无数,狼性自不必说。但张涛和王兴相比,却是一个精明柔和的上海男人,有着患得患失、优柔寡断的弱点,虽然经营大众点评多年格局却始终无法做大,“张涛是个好人,但不一定是领导者,投资者选择王兴自然情理之中。”

不过,性格也不完全决定命运。杨浩涌能把分拆的瓜子二手车做成今天规模,也经历了无数“血战”。根据《财经》报道,投资者老虎基金意识到难以说服杨浩涌答应合并之后,采取了最极端的做法——直接把自己持有的赶集股份卖给了58同城。同时,说服其他赶集投资人一起将股票出售给58。

激怒姚劲波和投资人的,还有杨浩涌答应合并后的举动——根据媒体报道,签约前一个周末,杨浩涌拿到了一纸香港法院对合并的禁令。在合并谈判最后关头,提出要让谈判的参与方多支付4亿美元,要求得到满足后,他才向法院申请撤销禁令。当时所有人都看向姚劲波,所有人都以为交易黄了。

最终,赶集投资人从整次交易的收益里出了4亿美元的一大部分。事后,姚劲波在一个公开论坛回忆,“我当时手上有一个酒杯,差点就扔出去了。”

如此“狼性”将军,杨浩涌不出局,谁出?

02

“双杰”胜出关键在腾讯?

在投资人意志决定一切下,有投行人士就称,陈少杰和董荣杰,谁能在虎牙斗鱼合并后的新公司中笑到最后,很大程度将由腾讯决定。

从性格来说,斗鱼创始人陈少杰无疑更有狼性。“平地抠饼,对面拿贼”,这属于一种混江湖的能力——根据财经评论专家水皮的说法,这八个字,是陈少杰在社交平台上的签名。

在直播里,陈少杰曾表示自己是高中文凭,上一年大学就辍学了。退学后进入一家游戏公司,一年时间掌握了源代码。之后要求涨薪,老板没答应,就和同事“携码潜逃”。开始创业后,无论是研发“掌门人”游戏对战平台,以及后来的斗鱼TV,其操作方式,都堪称“粗暴和疯狂”。

相比之下,从欢聚时代出来的董荣杰,少了一些江湖性格,虎牙的运营,相比斗鱼“慢且稳”,却抓住了赴美上市的机会,成了“游戏直播第一股”。

“从直播江湖未来格局发展来看,已经过了野蛮扩张阶段,带领虎牙翻盘斗鱼的董荣杰,可能更适合掌权合并后的新公司。”上述投行人士表示,根据他的了解,在腾讯和双方谈判过程中,和以董荣杰为核心的虎牙管理层沟通度更好,其在出让控股权一事上没有那么倔强。

更大程度上,在于虎牙所表现出来的成长性,虎牙也优于斗鱼——公开财报数据显示,2019年Q1到2020年Q2的6个季度,虎牙营收、ARPPU值、始终高于斗鱼。而且,月活用户、用户数据也超过了斗鱼。

或许,是嗅到了某些味道,今年8月开始,包括何森、杜佳、伊博、张磊等在内的斗鱼高层们,已选择陆续退出。不过,也有消息表示,斗鱼决策团队一直在努力争取,甚至提出了关掉斗鱼平台的条件来争取主动权。

总体来看,由于腾讯对于谁掌控新公司还没有明确表态,且陈少杰、董荣杰都双双大幅减持了股份,加上陈少杰在斗鱼根基也相当牢固。或许,陈少杰和董荣杰谁最终出局,甚至是否双双出局,一切都还未定数——在坊间,同样有传言,董荣杰将重回欢聚时代。

一位市场人士说,联席CEO制度,在国内难以找到更多成功案例,其实和采取这种模式的前提,大多时候是来自两家公司合并有关。

“1+1等于2,甚至大于2的前提,是高层管理团队成员之间是否能真正协同效应,真正整合到一起,能在走出会议室激烈讨论之后,传达一致信息。”张博也说。

问题是,发生在中国之间的合并案,大多是行业前几名之间,在经历了残酷竞争之后的无奈选择。无论是滴滴快的、美团大众点评,还是斗鱼虎牙,合并前从创始人到公司具体运营,双方之间的恩怨、斗争可谓“罄竹难书”,加上合并之后的利益纠葛,绝非一个“合并”就能完全解决。

“对外发声一致性比较容易,内部利益的平衡,以及与董事会、投资者的关系,才是最大难题。”一位投行人士说,理念不合、利益纠纷,导致分道扬镳的不在少数,最后基本都以“一人是CEO,其他人是联合创始人退出”为结局。

03

1加1大于2的前提实在太难

联席CEO特殊管理模式最早出现在1976年。彼时高盛高级合伙人莱文去世,公司管理委员会决定由约翰·文伯格和约翰·怀特黑特两人共同作为高盛的继承者,两人合作将高盛带入了世界顶级投资银行的行列。

有了高盛的成功案例后,黑莓、摩托罗拉、SAP(思爱普)、花旗集团、KKR、甲骨文、韩国三星、台塑集团、台积电等大公司均纷纷效仿联席CEO治理模式。甚至包括华为的轮值CEO模式,其实也殊途同归。

对这些世界巨头而言,采用联席CEO方式,是一些对综合性集团化的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、业态变得复杂之后,需要负责不同业务的多位决策者,来进行一些共同决策,让决策效率变高——简单来说,这些联席CEO,其实都是职业经理人,而非公司创始人。

“对大企业而言,采用联席CEO制可在一定程度上统筹各专业业务,使得专业分工和职能定位更加明确清晰。”在张博看来,这在组织形式上形成了集体领导决策的机制,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为个人决策失误,导致公司面临巨大风险,有助于强化企业风险管控的能力。

因此,这和国内大多在合并案时,才采取联席CEO的根本原因已完全不同。

国内企业近年来也有类似国外巨头联席CEO的模式。今年1月,巨人首位85后高管吴萌,与原巨人网络总裁刘伟共同出任联席CEO。吴萌全面负责公司业务,刘伟负责公司投资、集团公共职能等业务——显然,巨人网络的真正掌权者,只可能是史玉柱,吴萌与刘伟只能算一个职业经理人。

最为知名的是中国平安,其联席CEO制度于2018年确立,李源祥、陈心颖、谢永林三位联席CEO与各职能执行官采取“集体决策、分工负责、矩阵管理”的模式。

不过,无论采取联席CEO的原因、前提是什么,绝大部分时候,都未能发挥预料中的作用,甚至成为“替罪羊”。2012年1月,黑莓RIM联席CEO吉姆·巴利斯和麦克·拉泽瑞双双辞职,COO史瑞森·赫尼斯成为黑莓新掌舵人,终结了联席CEO制度。2017年10月,三位分别掌控三星电子三大重要部门的联席CEO,全部被换人,据称是为狱中的李在镕铺路,一时舆论哗然。

就连高盛,后来也遭遇了失败。在高盛上市前夕的1999年,当时联手入主高盛的,是乔恩·科尔辛和汉克•鲍尔森,作为当时高盛最大“摇钱树”固收部门负责人的科尔辛,却没能和经手投行业务部门的鲍尔森成为“1加1大于2”好拍档,决策实权都在前者手上。

中国平安也是如此。2019年11月底,李源祥辞去平安联席CEO职位,跳槽到友邦保险担任CEO。这让平安三驾马车缺了一驾,时隔半年后,平安才把姚波提上来补缺。但震荡至今却未平息:到现在为止,平安内部高层变动多达二十余次,涉及集团总部、金融壹账通、陆金所、平安好医生、平安产险等多个集团公司。

为何出现这个情况?来自斯坦福商学院组织行为学研究表明,联席CEO结构会“引起冲突,导致团队的负面表现”,并且导致各位CEO之间互相产生“敌对心态”。甚至,联席CEO们都不会明确谁负责什么,让公司内部不同阵营内的总监、经理、员工们也相互不合作。这就会在团队中造成混乱,在联席CEO之间引发冲突。

看来,原因还是那些原因。“不管是几个人坐在领军位置上,权利如何分配,如何合理分工与协作,但有些问题没办法回避:是不是能开诚布公,有一致的远景和默契。”张博说,他看到过一个研究,要将在先前并无合作,甚至矛盾的团队成员放在一起,至少要6-9个月后,才有可能完成从相互了解,再到相互欣赏,进而到相互协作的内心过程。

问题是,董荣杰与陈少杰,能共存到哪一天吗?

(千寻专栏 极点商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