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首页> IT >

影视IP应该多元化布局 《姜子牙》救不了光线传媒

时间:2020-10-16 15:03:33       来源:千寻专栏 刘旷

在疫情的重压之下,中国电影终于渡过疫情时代。如今,影城复工已经过去2个半月,影视界也迎来了第一个爆发时段——国庆档。根据猫眼数据,今年国庆档全国累计票房39.3亿元,档期内全国有9942万人次观影,人数位居国庆档影史第二。

在影院上座率不超75%的前提下,国庆档的综合表现无疑给电影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,上映的电影也可圈可点。其中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以18.5亿夺得票房冠军,《姜子牙》、《夺冠》这两个原本春节档就上映的电影也以13.7亿、6.56亿票房紧随其后。

目前看来,国庆档的电影表现都很不错,按理说背后发行商的股价也应随之上涨。然而这几部电影的主要出品方和发行方如光线传媒、北京文化、欢喜传媒等影视股却集体下挫,其中,光线传媒的跳水更为突出。

高开低走的姜子牙

在国庆档后的首个交易日,光线传媒盘中一度大跌17.17%至13.8元,创2015年上市以来最大跌幅。当日收盘下跌13.57%,较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市值缩水近66亿元。而此次跌幅,也是资本市场对《姜子牙》的反馈。

作为国漫爆款《哪吒》的兄弟作品,《姜子牙》从去年定档起就备受瞩目,时隔8个多月终于上映,也勾起了不少观众的观影兴趣。10月1日当天《姜子牙》便以3.62亿票房成为单日冠军,并刷新中国电影市场动画电影首日票房纪录、2020年单片单日票房纪录。

然而仅仅两天后,由于剧情的拖沓和观众的质疑,《姜子牙》单日票房被《我和我的家乡》反超。排片比例也从10月1日的36.4%下滑至10月8日的26.4%,最终姜子牙以13.7亿位居整个国庆档的票房第二名。

虽然第二名的票房成绩并不差,但由于《姜子牙》在上映前受到了过多的期待,观影后影迷落差很大,在豆瓣打出了7.0的评分,比《哪吒》的8.4分低了不少。《姜子牙》的口碑崩塌,不仅导致了股市持续走低,也让它的出品方光线传媒了雪上加霜。

据光线传媒2020年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营收2.59亿元,同比减少77.86%,净利润为2957.2万元,同比减少80.46%,扣非净利润则为亏损1318.76万元,同比降119.22%。

不难看出,疫情期间光线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而《姜子牙》无疑是承载光线下半年希望的翻身之作。而《姜子牙》不达此前业内“保守20亿”的票房预测,也让光线传媒陷入桎梏。

光线陷入桎梏

从2015年《大圣归来》横空出世开始,中国动画的复兴之路已经走了很多年,而去年一部《哪吒》将中国动画带入巅峰,在技术突飞猛进的支持下,市场的反馈也让动画从业者重拾信心。自此,光线传媒动画电影前景被市场看好,光线传媒开始着手打造“中国神话宇宙”。

如今《姜子牙》的高开低走,导致靠光线姜子牙持续打造国漫巅峰的想法破灭,光线没有再次创造出《哪吒》的传奇,在票房的明显差距下,资本也将怀疑光线传媒的行业价值和长远发展。

而除了《姜子牙》以外,在光线的片单中,光线主投的电影拿得出手的也只有张艺谋导演的《坚如磐石》,然而由于尚未定档,目前预测票房也较难。另外,光线参投的一些电影即使获得高票房但光线从中的分成也有限,不足以带来较大利润。

其他业务方面,光线传媒许多项目尚属于投入阶段,远远没有到能够收获利润的时期。因此,从国庆档到下一个爆发时段“春节档”的这个时段,并无能够获取较大回报的作品上映,形成了大段空窗期,光线传媒的下半年业绩也堪忧。

造成如今这个局面,也是由于光线传媒过于依赖爆款的缘故。自从吃到过几次爆款的红利之后,光线传媒变一发不可收拾,致力于打造爆款。而爆款的出现虽然可以包揽全年的业绩,但不确定性因素太多,一旦失手,企业将面临一种尴尬的局面。

爆款的软肋

光线传媒作为电影内容领军企业,在多年深耕下不断巩固自身优势,并牢固把握动画电影优质赛道。然而万事皆无定数,爆款也存在许多软肋。

首先,爆款成本太高。爆款电影之所以被称为爆款,其制作水准一定是有过人之处的。而打造一部爆款电影,就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投入。细数近几年的爆款电影,《流浪地球》经过三年精心筹备才开机,《八佰》历经10年准备、4年制作,耗资5.5亿元最终才成爆款。

这么一来,一旦爆款的投资回报率不敌预期,将会对企业造成毁灭式打击。

其次,IP生命周期太短。相比于成熟的影视公司,如漫威的超级英雄IP,光线的IP矩阵相对零散、不成体系。光线旗下作品似乎都是单兵作战,在衍生品和线下娱乐方面非常薄弱。

除此以外,中国的动漫影视IP目前大量使用西游系列和封神等传统元素IP,并未创新出其它故事,尽管是在规避风险,但会导致观众审美疲劳。

最后,对于光线来说,国漫只是开始。《大圣归来》、《哪吒》的好评说明了国漫这条路是可行的。但当国漫这条赛道上,光线还只是刚刚入局而已,不论是上游制作公司,还是下游宣发渠道,都远不如成熟的动漫公司。因此,过于押注未知的“爆款”,难免会跌的很惨。

其实不止光线传媒,许多影视企业都面临依赖爆款的状况,比如华谊兄弟在一只脚踏入退市边界的情况下,押注《八佰》逆天改命,虽然《八佰》成绩不俗,也的确为华谊争取到了时间,但能否彻底翻盘仍需华谊未来的布局。

相比华谊兄弟来说,光线传媒的境遇明显要好太多,但押注爆款不确定性太强,影视企业想要长久发展,应当合理利用影视IP。

影视IP应该多元化布局

光线目前的发力重点是在IP积累上,2020年1月,号称“重品质、精品化”的漫画APP—一本漫画正式上线,向迪士尼、漫威这样的影视巨头靠拢。

然而中国的影视集团想要打造像漫威、迪士尼这样的品牌,除了影视IP以外,最重要的便是将IP的存货周期变长,如IP衍生化。

目前中国动画电影的衍生品主要使用众筹模式,其原因在于我国动画电影的发展还不成熟,没有开发系列剧,其衍生品开发却也相对滞后。IP衍生化可以实现自身的品牌传播,进而延长其生命周期,另一方面,通过IP衍生品进行市场变现,也是一份非常可观的收入。

另外,像马里奥乐园、漫威英雄总部等IP场景实体化,不仅能够让影视IP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,也能够开发实景娱乐业务,增加影视旅游带来的收入。但开发IP实景娱乐的弊端便是耗资过大。如果这个IP不够深入人心或者时效性过短,那将会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如此一来,中国影视想要构建好的IP,最重要的便是补足剧本上的软实力。无论是电影也好,电视剧也罢,归根到底都是在讲故事,影视剧创作应该回归作品本身,只有内容过关,IP才能建立一鱼多吃。

其实中国有许多优质的IP可以去发掘,和国外的IP相比的优势是,国外的IP都是带着形象出现的,IP外形性格比较固定,而中国的IP大多是以文字形象出现,其名称的价值大过于形象,所以在发掘IP的时候也会少了许多局限。

然而一个IP的发掘过于冗长,并且不一定会成功建立并取得成效,所以对中国影视市场来说,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。

对于一个成熟的影视集团来说,能够做大做强一定是自成体系的。目前来看,无论是光线传媒还是华谊兄弟,都不具备对标迪士尼和漫威的实力。但是无论是迪士尼还是漫威,它们都是经过几十年的沉淀才有了如今的实力,中国的影视何时崛起,除了IP以外,最需要的还是时间。(千寻专栏 刘旷)